「國安法」對本地經濟及股市的影響

上週五,港股普遍大跌,港匯亦微微轉弱,原因在於星期四全國人大宣佈「港版國安法」,令股民憂慮事態發展會增添本港前景不明朗因素,股市應聲下跌。

香港經濟會因此法而受損?

香港經濟有因政治運動而受損嗎?以2019年7月至11月為例,社會運動令經濟放緩,佔全年超過本地7成的內地旅客減少,導致酒店業、飲食業、零售業紛紛受損,繼而影響就業數字,本地GDP負增長。的的確確,香港經濟受政治運動打擊,設身處地的本土企業因為連日來的示威運動而難以營商。

如果事態發展蘊釀出下一輪政治運動,我相信,香港經濟將雪上加霜。

香港的資產價格會因此法而受損?

要看香港資產有沒有受影響,主要該看金錢是否依然停泊在港。而「香港銀行業資產負債表」有否擴充,便能告知一二。

Hong Kong Bank Balance Sheet

事實上無論是89民運、71遊行、14佔中,甚至是近期的19反修例運動,銀行業資產負債表仍一直膨脹,只有1998至2003年資產負債表走下坡,原因是當時人民不敢借貸買產,或出現違約情況,本地經濟前景又不明朗、美國息口卻企穩,種種因素加起來令不少人斷供/不買資產,資產價格當然受壓,但政治對資產價格的影響呢?非常微。

認清金錢現實

經濟/金融現實就是,只要政治不影響商業活動或投資,投資者便會樂於繼續將資金停泊於香港並投資,需知道香港股票市場除了本地上市公司,還有中資、外地企業在港上市,只要港匯能維持健康正常水平、外匯基金票據有足夠的資金基礎,全球各地的投資者便會繼續在港投資,投資者只認「錢」,哪裡有錢便去哪裡掏。

當然,香港的收租股例如領展仍在今日繼續下挫,這是因為投資者對領展主要業務的營商環境即本港市場感到憂慮,害怕將要蘊釀一場新的政治運動,繼而令商鋪無法經營,租金收入折扣或減少自然令盈利受壓。
然而中資機構呢?例如小米正正在昨天上升 3.37%+,而不是繼續下挫。短期的股票價格波動並不能代表甚麼,然而正好說明了上述金錢現實:「只要政治影響不了營商/投資環境,馬便照跑、舞便照跳。」

美國會如何強力應對?

一直以來,美國所管有的籌碼就是威脅取消「香港法」,即取消關稅優惠,如此動作一出,香港股市必然直插狂瀉,但這會發生嗎?筆者不敢估計特朗普的下一步,但如取消「香港法」,中美定將兩敗俱傷。為甚麼?香港股市跟美國有何關係?大家需知道,香港股市為全球的主要金融市場,加上越來越多 中資機構來港上市,有不少業績彪炳的企業都在此掛牌,而美國裡的基金公司都會將資金追逐這些高回報高增長的企業,如果香港金融市場被摧毀,這些在港投資多年的美國基金公司都會損手虧蝕,繼而美國投資者蒙受損失,這樣的結局,是美國想要嗎?事實上,只要「政治」不影響當局者的「利益」,美國又何會偉大地協助香港爭取民主呢?

筆者選擇繼續持有港股,不增不減

正如題目,我分配在香港交易所的投資,將原封不動,不會因為這次消息刺激而離場,原因是我並不認為「港版國安法」會對在港上市而主要業務非於香港的企業做成影響,另外,美國並不會高尚到為「政治理念」而放棄「利益」,特朗普作為商人,我更加確信這點。

那我會加持嗎?暫時不會。因為市場短期將出現極大波幅,主要來源於股民對國安法的恐懼、美國的回應行動、及國安法細節日趨確立所帶來的憂慮。在這時侯的香港市場,定必高低起伏波動,作為長線投資者,我不看淡本港股市(除非美國有所行動),但亦不輕視短期將有機會出現的頻繁波幅。

0 Shares:
You May Also Like
Read More

泡沫爆裂!迷你債券2.0,被忽略的德銀破產危機

二月至三月股市暴瀉近三份之一,各大媒體無不將原因歸咎於肺炎疫情影響,然而,銀行業的業務危機卻更令筆者擔憂,德銀1月下旬公佈了2019年全年業績,虧損再度擴大,已經連續5年虧損,更令人擔憂的是,德銀發行的衍生工具產品,面值高達48trillion EUR,接近全歐洲GDP的3倍,不單如此,德銀明知道有近一半衍生品即將於明年到期,卻仍然尋求出售這批產品,舉動實在令人心生懷疑。
Read More

石油價格戰未完,油價何時谷底反彈?

由於新型肺炎疫情令大量經濟活動停止,石油需求急跌,沙特阿拉伯提出減產以維持油價,今次石油價格戰源於俄羅斯拒絕答應沙特阿拉伯減產要求,沙特阿拉伯隨即宣佈增產及減價,目的是打擊其他競爭對手,而俄羅斯又隨即宣佈增產作回應,導致近日國際油價急瀉。   石油生產國中沙特阿拉伯一直擔當「大佬」角色,但沙特阿拉伯深知石油不可能賣一世,所以近年大力發展旅遊業。可是,過去50年,沙特其實靠石油大賺特賺,到今天仍是非常有錢的國家。今次割價式增產,筆者認為俄羅斯只是煙幕,真正打擊目標是美國頁岩油公司,俄羅斯拒絕減產的初衷亦是如此。
Read More

惡性通脹即將來臨? 我和Starman看的不一樣

現金流為王作者 Starman 在十天前撰寫了一篇名為《向左走 向右走的大時代》,探討全球物價的走向應該會是向左走(通脹/滯脹)還是向右走(通縮)?事實上這是一個十分有趣的議題,然而筆者卻持Starman 相反的看法,認為未來一段時間將會極低通脹,在分享這結論的因素前...